作家诗

吴伟 耿予方    发布时间: 2012-06-26 10:33:00    来源: 《新生彩票基本情况丛书—西藏文学》

古格遗址
古格遗址

  其产生年代最早可追溯到公元7世纪初的吐蕃时期。敦煌发掘的古藏文文献中,即有王臣唱和的诗歌。后来发现的一些文学著述如《柱下遗教》、《西藏王统记》、《西藏王臣史》、《贤者喜宴》等书中,也有吐蕃时期赞普与文臣武将吟唱的诗歌。这些诗歌或盟誓,或庆功,或酬宾,或赞颂,或哀悼,或告诫,由于作者即景生情,触兴而发,随口吟唱,所以这些既言志又抒情的诗歌当时并未行之于文,而由当时或后世文人学者追录。且这些诗歌并非独立成篇,而是或穿插在人物传记之间,或间杂于史事记述之内,使这些著述成为散韵结合的文体。学者将这一时期的诗歌称为作家诗的先驱和萌芽。而作家诗的勃兴和发展大致在吐蕃王朝崩溃后的12世纪前后。其时出现的诗歌专集均已形成独立的风格特点。13世纪,印度诗人檀丁的文艺理论和修辞学著作《诗镜》被译为藏文,在西藏上层社会流传,成为文人写诗的依循,又形成一派新的诗歌风格。17世纪,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诗歌仿佛一股清风,为诗坛注入了新鲜气息。20世纪50年代以来,西藏的诗歌创作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其间,有两次高潮,第一次崛起于50年代,第二次的勃兴则为70年代末80年代初。社会的变革引发了诗坛的起落,根据诗歌所阐述的内容和形式不同可以将其大致分为四个流派——道歌体、格言体、年阿体和四六体。

扎什伦布寺
扎什伦布寺

  道歌体诗

丁青县苯教寺庙孜珠寺
丁青县苯教寺庙孜珠寺

  道歌体诗始于11世纪藏传佛教噶举派创始人玛尔巴(1012—1097年)和米拉日巴(1040—1123年)帅徒。米拉日巴的徒弟日琼巴也是道歌能手。三人中以米拉日巴最为擅长。道歌作诗的形式为民歌的多段回环体和自由体格律,内容则为宣扬苯教派的教义、观点、修法途径、修法感受等。如:

     “芸芸众生世间人,
     生老病死四河深,
     人人难逃皆有份,
     轮回大海不断根。
     溺于苦浪不自知,
     安乐幸福无一时,
     怕苦反倒自作苦,
     祈福却作有罪事。
     欲想解脱人世苦,
     罪行罪您要戒除,
     死时修法是正途。”

参加佛事活动的喇嘛
参加佛事活动的喇嘛

参加佛事活动的喇嘛
参加佛事活动的喇嘛

  格言体诗

  格言体诗以13世纪藏传佛教萨迦派四祖贡噶坚赞(1182—1251年)的《萨迦格言》开先河,后世学者纷纷仿效,著名的作品有索南扎巴(1478—1554年)的《格登格言》、贡唐·丹内准美(1762—1823年)的《水树格言》和久·米旁纳杰嘉措的《国王修身论》等。格言体诗的形式多为四句七言,内容宣扬治国主张、处事哲学、道德观念和佛教教义等。以《萨迦格言》为例:

     宣扬萨迦派的治国主张—
     “国王应遵佛法卫国护众生,
     不然就是国政衰败的象征;
     如果太阳不能消除黑暗,
     那是发生日蚀的象征。”

     宣扬其处事哲学—
     “哪怕是小恶圣者也要抛弃,
     卑贱者对大过错也不肯丢弃;
     奶酪有了微尘就需要清除,
     青稞酒却要特别投以酒曲。”
     
     “正人君子注意自己的缺点,
     邪恶之人专找别人的毛病;
     孔雀注意察看自己的羽翎,
     猫头鹰却给别人以凶兆。”

     “稍微有点头脑的人,
     对缺点都会考虑改正。
     这样去克服穷大方的人,
     就会不断前进再前进。”

     宣扬其道德观念及佛教教义—
     “富贵之时皆朋友,
     假如穷了都成仇;
     海中宝洲远道聚,
     大海干时谁也丢。”
     “如同医生将药物,
     配制饮食治病一样;
     遵循世间之法规,
     我把神圣佛法宣讲。”

摩岩石刻                      甘丹寺展佛
摩岩石刻             甘丹寺展佛

  年阿体诗

  13世纪初,萨迦派政教集团在元朝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建立了西藏的政教合一政权。社会稳定,学者著书立说蔚然成风。贡噶坚赞适时地将印度学者檀丁的《诗镜》引入西藏,纳入其著作《学者入门》一书,并在其所著《萨迦格言》中初步运用。“诗镜”从梵文译为藏文为“年阿买隆”,“年阿”意为“雅语”或“美文”,“买隆”意为“镜子”。合起来为“美文镜”或“文镜”。尊《诗镜》为诗歌之指导理论,创“年阿体诗”流派。如藏传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1357—1419年)在所著《诗文搜集》中有一首著名的“年阿体”诗《萨班赞》:

     “到达知识大海之彼岸,
     为经论宝洲地之总管,
     美誉远扬传入众人耳,
     萨班大师,受稀有颂赞。
     睿智明察诸事物本性,
     慈祥赐予格言宴众生,
     佳行专修佛祖所喜业,
     讳称尊名我向你致敬。
     你的智慧纯无垢,
     学识无边极渊厚,
     如同光辉烁神路,
     透照我迷惘心灵,
     袒露无遗我惊奇。
     极广佛智似文殊菩萨,
     极白雪山之域众生地,
     极美项珠辉照普天下,
     极力消除阴霾,萨迦巴。
     举世无双的佛王护法,
     遍知一切的文殊菩萨,
     精通五明的火班智达,
     雪域惟一怙主,萨迦巴。
     不分昼夜向你顶礼,
     你的“相好”世代放异彩,
     愿睹尊身常转法轮,
     愿闻教语不断入耳来。”

  四六体诗

  “四六体”诗格律系由吐蕃时期的六音节自由体民歌发展而来,到17世纪末臻于成熟,主要代表作为六世达赖喇嘛所著《仓央嘉措情歌》。《仓央嘉措情歌》借鉴民歌朴素无华和生动活泼的风格,语言清新明快,感情真挚纯洁,一扫作家诗坛的艳丽浮华,开创一代新诗风,读来脍炙人口,如:

     “我观修的喇嘛的脸面,
     却不能在心中显现;
     没观修的情人的容颜,
     却在心中明朗地映现。”

     “柳树爱上小鸟,
     小鸟爱上柳树;
     只要双双相爱,
     鹞鹰无法破坏。”

     “我到喇嘛跟前,
     请把心路指点;
     无奈心儿难收,
     跑到情人那边。”

     “烈马跑到山上,
     可用套索捉扑;
     情人一旦反目,
     法力也难捉住。”

  新诗歌

路边电话亭
路边电话亭

  以1951年为标志,西藏的诗歌创作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不仅内容焕然一新,形式上也在继承的基础上有所创新,从而形成新的诗歌流派和诗人作家群。擦珠·阿旺洛桑及其力作《金桥玉带》即是这一时代的代表。诗人自幼入寺为僧,拜名师修习经典,25岁考取拉让巴格西学位,此后遍游西藏各地,遍访知名学者,研习西藏历史、文学、医学、天文等。西藏和平解放后,即投入建设新西藏的热潮中,在繁忙的社会工作之余,仍不忘诗歌创作,《歌颂各族人民领袖毛主席》、《碧空银鸽》、《世人同声维护和平》、《金桥玉带》等即反映了学者、诗人的心声。其中,《金桥玉带》最具代表性。这是一篇叙事抒情歌,结构宏伟,气势磅礴,描绘了修筑康藏、青藏这两条从祖国内地通往西藏的公路的全过程:

网迷
网迷

     神奇呀,你看,
     一重又一重天柱般的高山,
     浪涛汹涌,一道道的激流,
     截断了康青藏的交通路线,
     百壁高悬如镜面,一处比一处陡险,
     想要飞过,神雕的翅膀也要抖颤!
     看,那宽阔的草原,把天地连成一片,
     任你健步如飞,一天又一天,
     却走不到它的边缘,
     热风吹起象火焰,
     寒气射来,叫人手足僵硬,胸北冷穿!
     不需亲眼见,只听了也会心惊胆战!
     ……
     悬崖峭壁上的炸药响连天,
     一座座的长桥要架过古壑天堑,
     英雄们的血肉,常随碎石奔流,
     浪花飞溅!
     困难象乌云布满了蓝天,
     英雄们智能的大风,终于把乌云
     刮到海洋那边!
     ……
     修路队伍大团圆,征服了天险地险,
     汉藏两族的弟兄们,
     在拉萨人民广场上,握手,拥抱,
     亲切会见!
     车队连绵,全借金桥玉带飞过天柱,
     激流和草原,
     满载光荣,也在这会了面!
     那是在欢呼,还是在答辩?
     是汽车的低吟,还是各族人民的歌赞?
     我这湿润的老眼啊,没有力量分辨。
     那是在欢呼,他们完成了毛主席的召唤。
     那是在拥抱,他们象征着汉藏民族团结圆满,
     那是汽车的低吟,也是各族人民的礼赞!
     因为我这颗心,有流不完、诉不尽、按不住的喜欢!
     ……

窗口
窗口

  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藏地区从思想领域到物质领域都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即使是宗教及传统文化也复兴在迅速增加了现代信息的社会里。与内地文坛不约而同的是,诗歌最先蔚成气候,纵贯了整个80年代,至这一年代末稍息。如果说阿旺洛桑代表了老一辈的新诗人,那么,伍金多吉、维色等则代表了年轻一代的新诗人。

学写藏文
学写藏文

  伍金多吉的诗作数量不算少,难能可贵的是质量上乘,不仅在国内知名度甚高,在国际上也已崭露头角。1999年在法国召开的国际诗歌年会,伍金多吉作为中国代表被邀请出席。其代表作为《高原的风》:

雪域风光
雪域风光

     从未有过这样的忧伤,
     每走一步都要一曲自由的歌唱;
     从未感到这样的乏累,
     每一次呼吸都要靠体力的强壮。
     我从寂静的梦中醒来,
     无论如何不能悄然待在一旁。
     我来到山谷的怀抱,
     停歇一会儿那是空想!
     走到无人注意的荒野,
     我把柽柳的哨号吹响。
     唱起孤苦伶仃的悲歌,
     象羊粪蛋儿跳舞走向远方。
     来到无边无际的边地,
     夕阳落山如同扬起抛石索一样,
     让黑白羊群在草原集拢,
     赶进四四方方的羊圈中央。
     茫茫无际的大海渗入地下,
     旗幡的影子消失净光。
     无数的大湖小塘,
     同我一起同度荒凉。
     想起远祖时代的大海,
     那是另外一种景象,
     经常走着带铃的牦牛,
     哞哞的叫声送向远方。
     我和农田的谷穗开了个玩笑,
     青稞的香味到处流放。
     从藏北野牛角斗的问答,
     学荒漠沙滩的开拓大仗,
     清楚显出我难驯的本性,
     我离开僻静的平川大地,
     我来到原始森林的树乡,
     从这个山头跳到那个山头,
     从这个村庄飞到那个村庄,
     发出愤怒的呼吼,
     无不惊叹我的力量。
     在高原圣地的山山水水,
     都刻下我岁月的各种形象。
     噢,我就是风,
     我就是常驻高原的风!

唐卡
唐卡

  伍金多吉的诗表现了一种深邃,一种威力,一种亢奋和一种激情,维色的诗则透着一种浪漫,一种唯美,一种追求和一种梦幻般的迷狂:

经幡飘飘
经幡飘飘

     回想西藏的暗夜
     她注意着隐秘的激情
     如何从指尖涌向天边
     云朵变幻,颜色更替
     就象她的一生早已是莫测
     她还要呼唤 —
     那些仿佛光芒四射的人吗?
     那些仿佛在世上的人
     为什么做得到平静地活着
     把弥漫梵音的小小屋宇
     当作惟一的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