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

吴伟 耿予方    发布时间: 2012-06-26 13:30:00    来源: 《新生彩票基本情况丛书—西藏文学》

八廓街上
八廓街上

  据《贤者喜宴》记载,佛教传入前,就有《尸语故事》、《玛桑故事》、《家雀故事》等诸多故事流传,但只有少数故事被记录下来,更多的则是在民间口头流传。1951年以后,整理出版了几本民间故事集。民间故事大致可分为几类:

  1.人物故事

  藏族人物故事传说有历代赞普和圣贤的传说,机智人物和普通人物的故事。

  名人故事记载吐蕃历代赞普的传说,在松赞干布前神话色彩极浓,如聂墀赞普从天降落人间,钟年德如赞普娶龙女为妃,妃食蛙而恢复青春,王食蛙而得麻风病等。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的传说成了故事群,除神话色彩外,已增加了政绩、为民兴利等现实生活内容。有不少故事充满机智,富有生活情趣。如禄东赞为松赞干布向唐太宗求婚,通过以线穿九曲明珠、识木、宰羊揉皮饮酒、从美女群中认出文成公主等考试,以证明禄东赞的聪明机智。这则故事受到大众的广泛欢迎,陆续被搬上舞台,并绘成壁画。后来的若干社会贤达、宗教人物,如米拉日巴、汤东杰布等,也有许多美丽动人的故事。

哲蚌寺展佛
哲蚌寺展佛

  机智人物的故事以阿古登巴为代表,这类机智人物捉弄的对象大多是贪心的国王、富人、商人和酒色喇嘛等,目的是为穷人打抱不平、出怨气。他们大多不以哲理性的言辞见长,而以聪明的头脑、机敏的行动取胜,富有传奇性和喜剧性。也有不少故事,通过情节,揭示深刻的生活哲理。如《河古登巴的宝物》说的是,穷哥儿们向阿古登巴求援,他领着穷哥儿们到荒山挖宝藏,深挖土地之后,他让穷哥儿们种上庄稼,丰收时,穷哥儿们懂得了劳动致富的道理。

  还有一类故事根据真人真事创作,反映普通劳动人民的生活。这类故事涉及面广,真实、生动,情节曲折,有喜有悲,有的深刻,给人以启迪,有的反映了当时社会的各类矛盾和斗争。如《老爷和奴隶》,提出了“谁养活谁” 的问题。《说唱大哥》用明为赞颂、暗含嘲讽的歌,偿还祖辈欠国王的债。《平官头》中,百姓们对要他们铲平挡住太阳的山头的头人喊出了“平山头,不如砍官头。”《木鸟》里,铁匠、木匠和画匠的儿子,造出了会飞的木鸟。在这些故事中,都赞美了劳动人民的高贵品质和智慧。

  2.爱情故事

  传统的爱情故事往往反映王子、仙女相爱,遭到魔王的破坏,经过曲折的斗争,终于获得美满幸福的爱情。如《橘子姑娘》,王子经历千辛万苦,找到橘子树上的橘子姑娘,魔女却把她推入湖中,她又变成美丽的莲花,复与王子相聚,后设计铲除了魔女。《青蛙骑手》则另辟蹊径,讲的是姑娘因爱上了天界下凡的披上蛙皮的王子,烧了蛙皮,使尚未具备长期留在人间能力的王子死去,她自己也变成了坟前的石头。故事曲折生动,委婉凄侧,又充满浪漫气息。

  描写现实爱情故事的通常为悲剧,如《铁匠明珠托央》,年轻的铁匠到官府支差,小姐朗若被派去监视“骨头和灵魂都是黑的”干活的铁匠,却渐渐爱上了铁匠。他俩悄悄结婚生子,老爷派管家杀死了铁匠,小姐也抱着孩子跳进河里。《喇嘛唐白和白宗姑娘》讲的是年轻喇嘛与姑娘相爱,后被铁棒喇嘛残害的故事。这类反映现实的故事,至今人们还能指出故事发生的村子、房子,乃至为之立庙,足见影响之大。

  3.动物故事

  这是西藏数量最多、儿童兴趣最大、语言通俗流畅、寓意不言自明的民间故事。人人尽知,万里高原动物非常之多,有的性情强悍,欺凌弱小;有的骄傲自大,目空一切;有的脾气温驯,胆小怕事;有的多谋善虑,办法甚多;有的诡计多端,贪而无信;有的友爱互助,善与邻处。西藏人民仔细观察了各种动物的性格特征和活动规律,用拟人手法创作了大量动物寓言故事,借以阐述待人接物之理,对敌斗争之法,给人以宝贵的教益和启示。老虎、狮子、狼、狐狸、羊、兔、鹿、鹰、鹤、青蛙、乌龟、大象、野牛等等,都成了寓言故事的主要对象。例如,自食恶果的《红狐狸》,以弱胜强的《兔子报仇》,坐井观天的《两只青蛙》,各有所长的《猴子和大象》,自相惊扰的《兔子逃“碴儿”》,智除恶狼的《诱狼进笼》等等,都以简洁明快之笔,告诉人们一个个极为重要的道理。例如,一只小小的兔子,本来体小力弱,在野兽群中经常受到欺侮,然而在西藏动物寓言故事中,却成了聪明智慧的化身,它能帮助羊羔摆脱恶狼之口,它能制服兽王老虎和狮子,在十分窘迫的环境想出妙计,转危为安。这些故事明确告诉人们,狡猾的狐狸,可以戳穿其骗术;贪婪的饿狼,可以让其自跳陷阱;弱小的羊羔,可以找到自由生活的坦途;互助合作,可以获得美满结局;自相斗殴,就会非死即伤。这一切事实,给人们一个坚定信念:一切残暴的敌人,可以揭穿它、斗败它;一切弱小的受压者,通过智慧和努力,可以摆脱困境,实现自己的理想。很明显,动物寓言故事讲的是动物之间的矛盾斗争,实则反映了现实生活中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这个秘密,既是创作者的匠心所在,也是听众不言自明的必然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