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中文繁体 style="display:none" style="display:none" style="display:none"
新生彩票网 > 名家专栏 > 陈庆英

西藏的和平解放(中)

陈庆英 发布时间:2018-03-13 13:11:00来源: 《新生彩票基本情况丛书—西藏历史》

1950年5月,摄政达扎等擢升孜本阿沛阿旺晋美为噶伦,并命他赴昌都担任总管,担负指挥藏军阻止解放军前进的“重任”。当时他就向达扎等人提出,希望与共产党谈判,否则他到昌都就毫无意义。8月28日,阿沛阿旺晋美到达昌都,原总管拉鲁策旺多吉几天后即以“昌都一地不能有两个总管”为由,报请达扎等人批准后,退至昌都以西的洛隆宗“镇守”。阿沛阿旺晋美到任后的第8天,就给达扎等人发电报,指出:“因时世浑浊,民不堪命,这里有的宗(相当于县)内仅有7、8户人家还有糌粑,其余全以食蔓菁为生。乞丐成群,景象凄凉。”并提出:“应停止进攻(停止噶伦拉鲁制定的向玉树方向进攻的计划)。汉藏双方最好和平解决。如果不行,也应先从边境一带撤出所有部队。”该建议当然未能得到达扎等人批准。达扎等人自恃有外国人的军事援助,又有湍急的金沙江和高山峻岭的阻隔,他们以为6月份爆发的朝鲜战争威胁到中国的东北地区,牵制了人民解放军,使解放军不可能在冬季即将到来时发起进攻,因此他们根本不顾人民的死活,坚持闹分裂、搞“独立”的反动立场,顽固地拒绝和谈。他们继续调兵遣将,幻想依靠武力可以阻挡住解放军的前进。到9月底,集中在昌都地区的藏军(包括僧兵、“民兵”)已增至7500余人。英国人福特、贝卡,印度人沙诺多吉、沙诺朋措等人已混入藏军,为藏军出谋划策或帮助架设电台,掌握电讯联络工作。达扎等人的种种作为,使得一场中央政府曾竭力避免的战斗变得无法避免。

从10月6日起,第18军以大约5个团的兵力,按预定计划,强行渡过湍急的金沙江,迅速从南、北两面包围昌都藏军。北线解放军又分三路,右路154团自邓柯渡江,与从玉树出发的青海骑兵支队经囊谦、类乌齐直插恩达,切断昌都藏军西逃的退路;中路52师指挥部和155团、156团、炮兵营自邓柯渡江后南下,经生达直取昌都;左路侦察营、工兵营由岗托渡江西进,从正面向昌都实行佯攻。南线157团自巴塘渡江,直指宁静,从南面堵住昌都藏军的退路。云南军区126团和125团一部从迪庆出发攻占碧土、盐井,又向左贡方向前进。在解放军前进途中,藏军代本牟霞、普隆巴扎巴次仁等部凭借险要地形和工事进行顽抗,解放军同他们战斗二十余次,击溃了藏军的抵抗。12日,第9代本德格色格桑旺堆在宁静宣告率部起义。18日解放军逼近昌都时,昌都城中一片混乱,原来就反对同解放军打仗、竭力主张和谈的阿沛阿旺晋美率总管府40余名僧俗官员以及卫队100多人,撤离昌都城,噶伦拉鲁招募来的地方民兵则在城中乘机抢劫。阿沛在发现退路已被解放军截断后,移住昌都西南之竹各寺,并立即派出人员与解放军联系。19日,解放军和平进入昌都城,受到昌都寺僧人和城内居民的欢迎,该城宣告解放。21日,已同解放军取得了联系的阿沛阿旺晋美命令藏军第三、八、十代本2700多人停止抵抗,放下武器,昌都地区获得解放。被达扎等人部署在该地区的藏军,除第9代本起义后被编入解放军序列,已成为解放军的一支队伍外,其余5700人大部被俘,由英美等国援助他们的大批枪、炮、弹药以及电台等军用物资,全被解放军缴获。混人藏军的4名英、印籍人都成了解放军的俘虏。对放下武器人员,人民解放军按照特别优待办法一一作了妥善处理。对被俘的藏军连以下人员发给路费、马匹、口粮遣返回家,属西藏的官员、头人,仍可照旧担任原来职务,并发还其私人自卫枪支。至此,昌都地区遂又恢复了和平的社会秩序。

王其梅率18军前方指挥所于24日抵昌都,在举行祝捷胜利大会时,他带头列队迎接阿沛阿旺晋美等人返回昌都,并让他们仍住在原昌都总管府,优礼相待。此后双方间的关系,逐渐亲密,党的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和政策,亦逐渐得到了阿沛等人的更深理解和热情拥护。11月5日,由阿沛等40余名僧俗官员签名的写给达赖喇嘛和达扎等人的信,由专人日夜兼程送往拉萨。信中以他们的见闻和亲身感受,恳切陈词,再次力劝拉萨当局速派代表与中央和谈。11月10日,经中央批准的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十大政策”,以西南军政委员会和西南军区司令部所颁《布告》的形式,由新华社向全世界全文播发,《人民日报》全文发表。在解放军开始横渡金沙江时,党中央还作出了再从西北组建一支队伍大体沿今青藏公路线配合18军向拉萨、日喀则挺进,并协同班禅堪布会议厅返藏的部署。12月2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吸收范明列席,就此作了专门研究。此后,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筹备,即于次年4月和7月先后成立了由范明领导的中共西北西藏工委和第18军独立支队。

12月27日,兼任中共昌都工委书记的王其梅和副书记惠毅然、平措旺阶等,在昌都召集该地区上层人士百余人开会,讨论成立解放委员会问题。经过5天的酝酿、协商,昌都解放委员会成立,一致选举王其梅为主任,在进军和解放昌都时作出贡献或在当地有较大影响的昌都寺大活佛帕巴拉格列朗杰、阿沛阿旺晋美、察雅寺大活佛罗登协饶、德格土司降央伯姆(女)、德格色格桑旺堆、平措旺阶、帮达多吉、惠毅然等人被选为副主任。该委员会是在中共领导下联合当地上层人士建立的、带有政权性质的协商办事机构,直接接受西南军政委员会和政务院的领导。昌都解放委员会成立后,除负责维持当地社会秩序外,其主要任务就是争取和平解放全西藏,继续支援解放军向西藏的腹地和边境进军。因此.由阿沛副主任牵头,该地区立即掀起了一个争取和平解放全西藏的签名运动。于是,一份由更多人签名的吁请拉萨当局响应中央和平解放西藏的号召,立即派代表与中央和谈的呼吁书,派专人送往了拉萨。在昌都解放之际,已进驻阿里的英雄先遣连,将噶尔本向该连提出的“愿做中央人民政府的老百姓”等意见,经王震将军报告了毛泽东。12月30日毛泽东亲自复信。信中写道:“我们很高兴,知道你们同到达你们那里的人民解放军结成了朋友,中央人民政府和人民解放军对西藏各界人民的办法,已经在西南军政委员会和西南军区司令部的布告中说得很详细,现在已命令前线部队将这个布告抄予你们。希望你们用种种方法把它散布开去,并多多抄寄到拉萨方面去,你们对布告有什么意见,请告诉我。”并明确表示,入藏部队“都由中央人民政府供给,决不侵犯老百姓”。毛主席的复信经解放军转告噶尔本后,使他受到很大鼓励。次年春,他也给拉萨当局去信,历数解放军的种种好处以及他同解放军“相处很好”的情景,力促拉萨当局同中央和谈。

昌都的解放,使企图保持英国在西藏的殖民主义利益的印度政府感到“惊异和遗憾”。印度外交部1950年10月21、28日和11月1日连续三次向中国政府提出备忘录和照会。公然说什么中国在自己的领土上行使主权、派解放军进驻昌都是“侵入西藏”,是“可悲叹的”,还说什么中国的行动“已经大大地增加了世界的紧张形势和导向大战的形势”,已经影响了中印间的“友谊关系以及全世界的和平利益”,并会严重影响中国参加联合国组织。还提出印度派驻在西藏的商业代表、武装卫队以及印度在西藏设立的邮政和电讯机关要继续存在下去。10月30日和11月16日,中国政府照会印度政府,指出印度政府在当年8月26日致中国政府的照会中已经承认西藏问题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问题,却又“企图影响和阻止中国政府对于西藏的国家主权的行使,这不能不使中国政府十分惊异”;“无论西藏地方当局愿否进行和平谈判,及谈判的结果如何,任何外国的干涉都是不容许的”;这“正是维护中国独立、制止帝国主义侵略者将世界拖向战争、保卫世界和平的一个重大步骤”。并强调指出:“西藏问题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的问题,是两个完全没有关联的问题。如果那些对中国不友好的国家企图利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对其领土西藏行使主权一事作为借口,进行威胁,以阻碍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组织,那只是再一次表示这些国家对中国的不友好和敌对态度而已。”

继印度之后,英、美帝国主义者也对中国进行指责和威胁。10月31日,英国《泰晤士报》发表社论,撒谎说:“中国对西藏的主权,不能从历史上找到理由。”11月1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竟蛮横无理地诬蔑我解放昌都是“侵略”,是“最不幸最严重的事件”。11月14日,英国路透社还说,英国完全支持夏格巴旺秋德丹等人假惜“西藏民众会议”名义于11月7日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的所谓对中国的“控诉”。11月15日美国《纽约时报》竟要求联合国“干预西藏问题”。同一天,中美洲的萨尔瓦多的驻美大使卡斯特罗就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了一个要求“干预”西藏问题的提案。国民党中央社当天发出的一则消息指出:这一提案实际上“是出于美国的主张”。针对英美等国的威胁,《人民日报》于11月22日发表了《斥美国对西藏的阴谋》的短评,严正指出:美国的“目的就是为了保留在西藏的帝国主义势力,以便于把西藏变作进一步侵略中国的军事基地。美帝国主义者今天在远东的一切侵略步骤,包括它对朝鲜的武装侵略和对越南的干涉,实际上都是为了在军事上包围中国,以作大规模侵略中国的准备。美帝国主义在武力侵占了中国的领上台湾以后,现在又妄图用种种阴谋来阻止中国人民解放自己的领士西藏,但是一切这些无耻的罪恶行为,除了更加坚定中国人民粉碎帝国主义侵略的决心以外,决不会有别的任何结果。”不仅如此,与人民解放军进驻昌都同时,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同朝鲜人民军一道,向打着“联合国军”旗号叫嚣要在感恩节(11月23日)以前占领全朝鲜的美帝国主义者开战。由于新中国不屈服于帝国主义压迫的坚定立场,以及世界上对新中国友好的国家和人民的支持和同情,11月24日,萨尔瓦多的关于“西藏问题”的提案被无限期地搁置下来。

(责编: 陈冰旭)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新生彩票网”或“新生彩票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新生彩票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西藏的和平解放(上)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在北京签订《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 [详细]
  • 民国时期的西藏(下)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决定在南京召开国民大会,通知噶厦要西藏选派代表参加,噶厦派图丹桑批、索朗旺堆等十人参加,1946年4月西藏代表由沈宗濂陪同从拉萨出发,达赖喇嘛的父亲让达赖喇嘛的哥哥嘉洛顿珠随沈宗濂到南京学习。[详细]
  • 民国时期的西藏(中)

    十三世达赖喇嘛去世后,西藏僧俗民众希望九世班禅返藏的呼声高涨起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