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彩票网 > 西藏多棱镜 > 藏语文标准化会议 > 文章

藏文书法:古老多彩的指尖艺术

   发布时间: 2014-04-28 15:29:00    来源: 新生彩票新闻网

  藏文是一种有着悠久历史的古老文字,它产生于公元七世纪吐蕃王朝松赞干布时期。藏族百姓凭借着自己独特的审美以及丰富的想象力,将登大雅之堂的书法艺术与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各种自然现象有机地联系起来,获得美的享受。

  与藏文相伴相生的书法

  藏文书法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3000多年前,藏族社会已有了文字,最早的藏文叫达斯奔益。在它的基础上雍仲本教的创始人丹巴辛绕时期出现了大玛尔文和小玛尔文,还产生了天成文和斯益文。那时已有了书法艺术,并产生了艺术流派。

  公元7世纪中叶,是藏族历史上政治昌明、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的重要时代。相传松赞干布派大臣吞弥·桑布扎等16人携带黄金前往天竺和西域留学,成绩显著。回藏后,他们仿照梵文和乌尔都文,创立了藏文。

  在吐蕃王朝时期,先后产生了八大乌金体。吞弥·桑布扎创制的乌金体叫“蟾蜍体”。其后陆续出现了“列砖体”、“串珠体”、“腾狮体”等。此外,在吐蕃第三十五代赞普赤德松赞时期出现了独特的“密文体”、“伏藏体”、“幻妙体”等一些专用书体。

  藏文从产生之日起,就随之产生了书法艺术。藏文书法作为一种专门艺术受到重视,则是以后的事。藏文书法的首倡者们书写出规范优美的书法,不仅起到了将语言的记录形式大众化的作用,加强了文字传播信息的社会功能,而且也起到了追求书写形式的美观,使藏文书写趋向艺术化的作用。藏文书法历史沉积深厚。有关书法的论著,书经笔论,代代有著。如今,藏文书法已成为我国艺术宝库中难得的珍品。

  书写藏文有诸多讲究

  按照传统的学科分类法,书法是属于大五明中工巧明的一个小分支。工巧明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学科,几乎囊括了自然科学的一切领域。纸张的制造、各种墨汁的研磨调制也包括在工巧明中。因此很多藏族学者都会把书法作为学识功底加以研习,并在各自的论著中加以阐述,在众多的论著中,造纸工艺是一定会涉及到的领域。造纸业几乎遍及藏区各地。造纸的原料多为狼毒草根。纸张则以产地命名,如更肖、塔肖、定肖、尼肖等等。 

  藏文是用硬笔即竹笔写的。在《丹珠尔经·工巧部》中专门记载了制作竹笔的方法:竹笔分为圆竹笔和三棱竹笔。竹子是采用在高原上生长的一种箭竹。制作圆竹笔要将其风干后削制;三棱竹笔则需用烟熏制,直到竹子比较柔软时再削制。墨汁则是将柳树枝放进银制的制碳笔筒中煅烧、冷却后得到。后来,书写藏文的颜料从单一的墨汁,发展到金、银、朱砂、绿松石等制作的颜料。值得一提的是,在书写藏文时有时还会用到八宝墨,这种墨是用金、银、珍珠、珊瑚、百海螺、红树汁、朱砂、绿松石等研磨而成,而这种珍贵材料的使用也让藏文书法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使用竹笔书写藏文的这一特点,要求初学者在较长的时间内用习字板练字,以打好书写功底。因为习字板表面较粗糙,所以在习字板上练习好了,就能打出书写基础。书写的方向是从左至右;书写格式有严格规定,以尺犊为例,上下行文,平行行文;对长辈、平辈、晚辈的行文及书写格式都不一样;在什么情况下使用什么样的书体,以及公文、书信的折叠封口等也有讲究。

  藏文的读音在藏、青、甘、川、滇的广大藏族聚居区虽有差异,但书写形式各地却是统一的。就其书体种类而言,主要分为楷书和草书两大类。楷书要求运笔轻重适度、疾徐得当、刚柔相济,使结体既严谨又不呆滞。草书分为初学体、舞步行书、长足行书、短足行书、半草体和草体几大类,实际上,前几类也可列为行书。

  和汉字书法学习的程序一样,初学藏文书法,要从楷书入手。楷书讲究庄重严谨。学习楷书的步骤是,先将三十个字母写稳定后,再练习写五个反体字母和四个元音符号,最后,学写前后上下的加字。如此循序渐进,直到每一个字、每一行以至通篇都写得结构严谨,工整熟练了,才算符合楷书书写的要求。有了一定的楷书基础之后,才可以学写草书。

  草书的要求相对复杂一些。藏文草书讲究气势流走、跌宕有致。每一个字母的“长脚”以及相当于隔音符号的“,”(辙)皆须直中见曲,以致“曲如半弧”。相邻字母和相邻音节要一气贯通、疏密有致,既不显游离松弛,也不感紧凑憋气。草书看似行云流水,实则暗藏玄机,需要持之以恒,不断练习才能有所成就。

  书写藏文还需要十足的定力,在书写时要盘足端坐,将纸折叠夹于左手食指和小指之间,右手执笔,要求用姆指和食指钳住距笔尖一寸左右的部位,执笔要松紧适度,中指以下应适当伸缩,掌心留下能够容纳一个鸽子蛋的空间。

  源远流长的藏文书法艺术是多姿多彩的,众多的藏文书法家在进行书法创作的时候,十分注意发挥自己的艺术个性,追求书法的多种表现形式。

  藏族人民凭借着自己独特的审美以及丰富的想象力,将登大雅之堂的书法艺术与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各种自然现象有机地联系起来,获得美的享受。和汉文书法艺术的演变发展一样,藏文书法艺术发展史上也出现过不少革故鼎新,继往开来的一代宗师,他们对推动藏文书法艺术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如今,藏文书法已成为高原上一颗璀璨的珍宝,并让藏文化散发出独特的魅力。

(责编:周蕾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