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彩票网 > 西藏多棱镜 > 藏语文标准化会议 > 文章

藏文古写本研究方法探索和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巴桑旺堆    发布时间: 2014-03-25 15:15:00    来源: 新生中国藏学网

  一、关于写本学

  1.何为“写本学”或“手稿学”?写本学相对于其他一些人文学科而言,是一个后起的新学科,它不同于传统的文献的研究。“写本学”或“手稿学”这一名称源自法文,在英文中译作Codicology。当然,从更广泛的意义上,Codicology涵盖了以“书籍”为研究对象的学科体系。

  2.写本学研究宗旨:对产生于某一个历史时期的写本或手稿进行研究,以科学的方法对写本的所具有的,显示时代烙印的所有特征进行详尽的研究分析,描述写本所折射出来的历史文化及年代的信息。显然,除了明确标有具体年代的写本外,弄清某个写本的成书年代及相关的历史文化问题,是写本学的重要的课题。

  3.古藏文写本分类

  古藏文写本可分为两个大的类型:吐蕃写本(即佛教前宏时期写本)和10世纪末至13世纪初的写本(即佛教后宏时期写本)。

  吐蕃文书写本按发现或保存地区而言又分三种:敦煌出土吐蕃文书、西藏遗存的吐蕃佛教写经和印度塔波寺发现的佛教写经。敦煌文书主体藏于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和英国大英图书馆。另外国内主要有河西走廊保存的一批敦煌佛经写卷。西藏的佛教写本保存在哲蚌、萨迦、吉茹、聂塘、夏鲁、色喀古托、托林、崇噶曲德和布达拉宫等寺院宫殿。安多、康区寺院亦有少量遗存。

  10世纪末至13世纪初的写本,主要包括目前西藏及其他藏区遗存和流传的佛教、本教的宗教文书(包括伏藏)和历史、人物传记等的写本。其中这一时期抄写或撰写的最为知名的写本除了佛经写本外还有:《瓦协》(即通常所称的《巴协》)、娘·尼玛伟色所著《娘教法史》、《弟吴教法史》等历史著作和一些高僧传记等。

  佛教后宏时期出现了许多托名为吐蕃文书的“伏藏”,无庸置疑,这类文献中引用了不少吐蕃时期珍贵的资料,但经过多次的抄录、改写,这类写本已经没有保留多少原始写本的众多特点,无原始写本之风貌。

  二、藏文古写本研究渊源

  藏族学者对古藏文写本的研究源远流长。早在16世纪觉敦·仁钦扎西的《古今词语辨析》一书对古代写本涉及的上千词语的语意进行了辨析,近代著名学者更顿群培在其著作中对古词语的语意、书写形式进行了开拓性的探索。

  19世纪三、四十年起,藏文文献开始在西方的流传,国外藏文写本的研究在国外古藏文写本研究有近80年的历史,但作为一门科学的学科则是近二十年来提出并逐渐趋于完善。

  奥地利著名学者Prof. Ernst Steinkellner 和瑞士学者安·克丽斯蒂娜·谢勒·肖布(Cristina A. Scherrer--Schaub)于1999年发表的《敦煌和塔波古藏文写本研究的方法论问题》一文,是古藏文写本研究方面的重要著作。她根据敦煌、中亚古藏文遗书和印度塔布寺保存的古代佛经写本提出了古藏文写本研究的方法论问题,并提出了研究写本特征的9种方法,富有启发性。安·肖布教授的文章是我们在古藏文写本中所收获的最重要的成果。毋庸讳言,由于国外学者的研究所依赖的写本主要是流落在国外的敦煌、新疆的遗书和拉达克地区藏族文化圈保存的佛教写本,而未能接触到西藏本土丰富的写本,故其研究的局限性不言而喻。

  三、古写本研究方法

  本文在安?肖布教授富有创造性文章基础上,根据写本学的相关义,结合笔者多年来对古写本研究的一些思索,进一步提出写本学研究所涉及的一些方法问题。本文认为,古藏文写本研究方法应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写本的物质载体;2.书写工具笔墨;3.字体的书写风格4.具有年代特征的特殊字体;5.书写中的特殊符号;6.写本中的插图、绘画;7.书头符号、点符、句符;8.特殊语法现象和术语;9.具有年代特征的语言风格;10. 写本的空间布局;11.页面的设置和页码的标注;12.正字法词典;13.书尾的结束语特点;14.梵文的藏文拼写法;15.书写者的姓名研究;16.写本末页的题记;